返景入深林
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恩怨
 

《【亓桃】《余味》10》

10


陶桃从餐厅出来的时候,张城一直跟在她身后,送她到门口。


两个人之间仍旧是客客气气、笑脸相迎,仿佛方才在谈的,是一场双赢的合作案。


张城好意问道:“不用我送你回去吗?这么晚,你一个人,毕竟不安全。”


“不必了。”陶桃礼貌回绝,“我家离得不远,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。”


陶桃方才是坐着张城的车一起来,现在,三言两语,她被扰了思绪,只想着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儿。


很快,来了辆出租车。陶桃朝他道了个别,拎着包走过去。刚拉开车门,就听见身后他没头没脑地说一句:


“谢谢你,陶桃。”


陶桃立刻就笑了,似乎是想让对方放宽心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张导你不必客气。...

好喜欢张专员那句台词:
“简亓是什么样的人?利己主义的教学范本。”

《【亓桃】《余味》09(下)》

谢谢大家理解 后半部分送上

09(上) 附前半段链接


==

09(下)

简亓追陶桃,花了不少心力。

正如陶桃自己所说的,她很难追。她同一般的姑娘不同,不爱玫瑰和香水,名牌包包自己买,独立又自我,活得百毒不侵。

她那样优秀,连一般的男子都不及她,更不敢去追她,白落得一身冷水。

可是简亓乐在其中。

这于他,不是一场马拉松,而是一场追逐战。

陶桃不爱懦弱无能的男子,也不爱睥睨众生的男子。她要的是势均力敌、旗鼓相当,彼此相爱相杀个几百回合才算罢休。这样的爱情才让她觉得有意义。

而简亓正是这样的对手。


彼时她和简亓都是正式员工,公司新发掘的一...

《【亓桃】《余味》09(上)》

09(上)


顾泽试戏的片段很简单,是老套的旧情人相见的剧情。

台词说来也没有几句,但是陶桃听着,心里仍旧百转千回。

“这十年来,你过得怎么样?”

“没有你在了,自然不会更糟。”

“但是也不会更好了。”

顾泽注视着搭戏的女演员,眸光流转,氤氲着雾气,仿佛下一刻便能挤出眼泪来。

陶桃已经许久不曾看到这样的戏码,心里想着果然是来试镜的偶像剧,这种烂俗的桥段怎么也逃不过。

“你觉得,他演得怎么样?”一个声音问道。

陶桃没转头,下意识脱口而答:“情感是把握到了,但是有些用力过猛。十年没见了,就算是旧情人,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,不过既然是偶像剧……”

她偏过头,身旁的人身量高大、穿着...

《【亓桃】《余味》08》

08

 

顾泽的下一个行程是电视剧的试镜。

是一部偶像剧,角色是男三,戏份虽不算多,但是胜在讨喜,是个能吸粉的人设。不少十八线的男星都争着想出演。

顾泽是学音乐出身,这次又是第一次试镜,陶桃陪着他来既是壮壮胆,也是为了顺路和各路导演编剧打声招呼,以她陶桃的地位,替新人拿下一个男三的角色,绝不是什么问题。

今日有不少角色一起试镜,现场人很多,顾泽抽中的次序又很靠后,陶桃只能陪着他在现场等着。

陶桃不是爱扯话题的人,要回的信息也不算少,注意力全放在了手机上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身边念台词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,她恍惚间抬头,才注意到顾泽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陶桃这人喜欢...

《【亓桃】《余味》06-07》

抱歉,久等


06


简亓喝了酒。


距离拉近之后,陶桃才从他的身上闻到了淡淡的酒味。方才离得远,也不愿正眼瞧他,竟没有发觉对方有什么不对。


简亓一向慎重,即便喝醉了后依旧是风云不惊,除了不爱说话,旁人几乎看不出有什么不同。也正因这样,他在酒局上也从没输过,光是这幅千杯不醉的架势,便已经赢了所有人。


靠上简亓胸膛的那一刻,陶桃虽然站稳了,但是心里却更慌了。


她只觉得自己的心房变成了一杯半满的玻璃杯,这杯水摇啊摇晃啊晃,她几乎能听见各种欲望敲打着杯沿,发出的泠泠的响声。


她心慌到害怕。


人可以不承认情感,可是无法隐藏欲望。


堆积...

《【亓桃】《余味》04-05》

04

策划案交到伍扬桌上的时候,伍扬抿了抿嘴,视线向下,一只手扣在桌上轻轻敲了几下。

陶桃眯了眯眼睛,意识到情况不对劲。

上一次伍扬露出这个表情,是去年年底他希望family con 上陶桃和简亓的艺人能同台大合唱。

“这里面是对于顾泽出道发展的预估和近两年的整体规划。”

陶桃说得底气十足。

她在伍扬手底下闯了十几年,凡是自己看好的人,即使一开始被众人质疑,但最后的成就都证明她决策的正确性。

加之顾泽本身也很争气,陶桃向伍扬要人,对方没有不给的道理。

只是这次,伍扬沉默了很久。

“你先看看这个。”

伍扬将另一份策划案推到她面前。

“五分钟之前,简亓刚刚交给我的。”

桌面...

《【亓桃】《余味》02-03》

02


程以鑫和陶醉的合作案最终还是达成了。陶桃那边终究是松了口。


即使那日陶桃的态度坚决,但是简亓仍旧是胜券在握。他比谁都了解陶桃,这样一个对陶醉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合作,她对自己意见再大,却也不会真的推辞。


程以鑫即将召开全国巡回演唱会,这是他出道多年来最大规模的巡演,也是深度发觉成立以来最重大的活动。无论是舞蹈团队还是服装团队,伍扬都毫不吝啬地给了他最好的。而在音乐的监制方面,陶醉无疑是最好的人选。


而对陶醉而言,他这几年的工作中心基本都在专辑制作,能和程以鑫这样一个地位的歌手合作演唱会,不仅能提升自己的知名度,也能拓展未来的业务范围。


陶醉虽然没有什么野心,...

《【亓桃】《余味》01》

【亓桃】


传统BG的套路

应该不会很长...应该 


00


我不想和你形同陌路。


我想和你鱼死网破。


01


七月份刚开始,深度发觉突然热闹了起来。


刚刚从学校里发掘的一批练习生开始进入公司培训,刚刚加入公司的一批实习生也正式开始工作。


对于陶桃而言,这只是每年都会重复一遍的小插曲。这些汹涌而来的新鲜面孔充斥着勃勃生机,但是在不久后的某一天,其中的大多数人又会眸光黯淡地从这栋大楼里消失,再也不见。就好像一场大雨,雨停了,天晴了,连一点水渍都会被蒸发干净。


她入行十几年,早就已经...

《致你》

To阿财:
过了一段浑浑噩噩不管今天是几号周几的日子,然后忽然就到了0816,你的生日。
很难不去想起去年的你过生日时的场景,然后又不得不再感叹一遍时间犹如肉包子打狗。
这一年里,经历了很多,你是这样,我也是。没人能说得准这些经历是好是坏,只有未来的我们才会知道。但是既然经历了,就经历着吧,只要想着自己还是年轻人,好像就没什么了不起的大事,没什么输不起。
时光宝贵,我们呵护着你长大,又小心翼翼地害怕你长大。长大不是破茧成蝶那么简单,是面对无数条岔路口闭着眼掷硬币的孤注一掷。
少年的存在本身就是种美好。我这个年纪的人,一边青春着,一边干着蠢事,再一边提醒着后来人不要做蠢事。但又想反省,究竟是干了蠢事才算青...

《【翔霖 / 现实向】《重逢》(短篇完结)》


重逢


之前看到小姐姐们说,期待两个孩子再次相遇重聚,所以想到给大家再写个故事

都是平行世界的故事,这次是现实向,寓言也好想象也罢,由我来写一个重逢的故事


-----


1

一个星期前,严浩翔累倒在练舞房里,指着黄锐威胁道:“我不管,我要休假!休假!”

黄同学扛着摄像机,面不改色地说:“别说休假了,等演唱会结束,我让你公费旅游,横跨亚欧大陆。”

“真的?”严浩翔眼睛都亮了,“说好了啊,你要是骗人,我诅咒你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。”


一个星期后,严浩翔看着眼前的合同,眼神呆滞。

“这就是你说的公费旅游???”严浩翔气得翻白眼。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番外》

番外 


【Another me】世界上的另一个我


1

黄其淋先生最近遇上了一个难搞的客户。

“贺峻霖,你到底要穿哪一套西服?这都几天了,服装还没定。干脆你俩别办婚礼了。”黄其淋连着三天收到对方更改主意的短信,一向速战速决的他十分恼火。

要不是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儿上,他堂堂一个大律师,哪儿用得着来做婚礼策划?

严浩翔给他倒了杯茶,话里话外仍旧护短:“这也不能怪贺峻霖啊,贺俊秀跟他穿衣品味完全不同,两个人要调和当然不容易啊。”

“那也不带这么玩的,今天说白西装,明天说红西装,昨天凌晨发短信又说西装太普通要换个玩法?真是的,逼急了我给你订婚纱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27-30 完结》

27

他说,好久不见。

严浩翔其实并不能认出黑面的声音,他们之间的唯一一面也不过是三年前的大追捕行动。

然而仅仅靠这四个字,唯一能他想起的人,便只有黑面了。

“你谁啊大兄弟,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?我姓贺,不姓严。”严警官临危不乱。

但黑面显然并不会被这点伎俩骗到,他比想象地准备更充分:“姓贺?警官您新交的男朋友,好像就姓贺来着吧。这么快就冠夫姓了?”

严浩翔此时才意识到,黑面怕是早就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,这次堂而皇之地回来,大概目标早已对准了自己。自己此刻独自开车走山路,正给了对方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他对被自己的霉运气到要翻白眼,不客气地问:“你到底是谁啊,打电话给你大爷我想干嘛?”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25-26》

25

黄其淋是一群人当中最先醒过来的。原本他是挨着贺峻霖坐的,结果醒来后却发现身旁两个人全都失踪了。

因为惦记着早上还有一个官司要商谈了,他心里估摸着小两口应该是在卧室,打算去告个别。

宿醉刚醒的他脑袋里还混混沌沌的,敲了两下门没回应,便擅自开了卧室的门。下一秒一个枕头迎面砸来。

被砸懵了的黄其淋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,楞在原地五秒后忽然记起方才无意中瞥见的一抹春光,登时清明了。

他默默地用枕头捂着脸,离开时给小两口关好了门。心头奔过无数头草泥马。

“白日宣淫啊,白日宣淫。”黄其淋边走边叹气。


而那厢,一早就醒来的贺峻霖早已将熟睡中的严浩翔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对于黄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24》

24

黄其淋进来的时候,后头还跟着初来乍到、探头探脑的敖子逸。

严浩翔对他俩同时到来表示惊讶:“你们俩怎么会一起来?”

黄其淋提起这事儿就觉得好笑:“我到你家门口的时候,发现一个人贼眉鼠眼的,还以为是什么变态跟踪狂呢,结果一问,竟然是你们局里的法医。”

“什么贼眉鼠眼啊!”敖子逸又羞又恼,“我第一次来这里,以为走错了而已。”

贺峻霖宽慰道:“你别太在意啊,黄其淋这人就这样,说话比较随意,没有恶意的。”

饿急了的严浩翔附和道:“你俩快坐吧啊,菜都切好了,就等你俩来开饭呢。”

黄宇航献宝似的举起酒瓶说:“我买了好多酒,大家尽管喝!喝醉了咱今晚就住这儿了!”

“明明是我买的!”丁程鑫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23》

23

严浩翔右肩的伤仅仅伤到了皮肉,在医院修养了两天后很快就出院了。

即使是这样贺峻霖依旧是无比愧疚,他不止一次地解释道:“当时情况紧急,为了让Tom不怀疑我,我那一刀必须刺下去。但是没想到还是刺得太重了。”

严浩翔自己是大大咧咧地并不在意,他回想起来时只是觉得对方演技过分地好罢了。但是他自己清楚即使是在刀刺下来的那一刻,他的心中也没有一丝一毫对贺峻霖的怀疑,只是觉得痛苦而已。

可是无论自己如何解释,贺峻霖并心中的愧疚感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消退,比医生更加尽职尽责地照顾自己。

一向随随便便惯了的严浩翔吃不消,他不能看着贺峻霖抱着愧疚感和自己这样相处下去。

礼尚往来,伤害也得等价赔偿。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22》

22


5.20当夜。


“为情表现到浮夸。”

“得到了你就该丢下。”

“人性来不及粉刷。”

“所以啊,人总患孤寡。”


他站在灯光下,他是聚光灯的焦点。钢琴、吉他、贝斯声合奏,而人们听见的,只有他低沉的声线。

他闭着眼,舞池、人潮、夜光杯,他全看不见。他沉溺在音乐的黑暗中,唱着属于自己的歌。

一曲终了。

老J在台下朝贺俊秀挥挥手,示意他下台。

贺俊秀无视了台下观众要求再来一曲,扔下了话筒便过去。

老J递给他一杯酒,笑道:“我们贺爷今日赏脸一唱,我必须敬你一杯。”

“就你会奉承人。”贺俊秀虽这么说着,仍是一饮而尽,看着舞池中的人潮,问道,“今天怎么这么多人,你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20-21》

20


Tom最早认识贺俊秀的时候,总是会对对方说一句话——

“贺俊秀,你和我,是一样的人。”

什么叫一样的人呢?

就是无论那个舞台上唱着歌的人如何光芒万丈,自己这个吉他手在他的衬托下多么灰头土脸,他们的内心都是一样的,孤独。

那些他深情吟唱的歌讲述的不是他的故事,那些为了他疯狂迷恋的人不是真的爱他,那瓶度数极高的酒不能真的浇灭他心头的忧愁,那个偌大的城市不是真的有他的安身之所。

Tom看见过贺俊秀唱歌时的眼神,那是孤独者一眼就能看穿的同病相怜。

可是,Tom不明白的是,从自己来到MOON酒吧开始,那个人却从来没有回馈过自己的惺惺相惜。

贺俊秀酗酒却不会买醉,爱和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17-19》

17

总说,天才在左,疯子在右,天才和疯子之间只隔了一层纸。

而能和贺俊秀这种级别的罪犯兼精神病关在一层的人,更不是那种拿着菜刀上街乱砍的疯子,他们的脑子里都有一个逻辑缜密的虚幻世界,智商情商极高,只要被正确领导,分分钟成为一个犯罪集团。

而贺俊秀就是这个领导者。

天生的,LEADER.

只是第一次成为罪犯的患者们显然还是太天真了一点,十个人的团队,逃出的有六个,最后被抓回去的有五个,唯一一个逃脱的,就是贺俊秀。

对此,医院的安保人员也分不清,究竟是自己实力太强,还是这个缜密的逃亡计划里有什么破绽。

而对此事,领导者贺俊秀笑而不语。


此刻,贺俊秀换掉了病号服,穿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14》

14


白刀子进红刀子出。

匕首刺破皮肉,在骨骼之间划开一道伤口,冰冷的金属与滚烫的血液碰撞,在血管间迸裂。

司机瞪大了眼,充血的双眼震惊着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少年,一切发生的太快,他似乎无法理解为啥上一秒还孱弱地倒在血泊中的人,下一秒就变成了嗜血的恶魔。

少年拔出匕首,四溅的鲜血却不曾弄脏他的脸。

“把遥控器给我。“

这是贺俊秀说的第一句话。


张真源问:“当初为什么会发生爆炸?“

严浩翔转过头,看向窗外:“那个司机,大概是计划把我们杀光了,再用炸药自杀的。可是,贺俊秀那通电话还是打了出去。警察很快就赶来了。“


炸药是有遥控器控制的...

《六一》

今天的初一生过六一了吗
虽然好像小学毕业后就没有过节的资格了
但是年纪更大的哥哥姐姐们依旧理直气壮地在讨要红包
童心也许从来都个年龄无关
真正年纪小的时候 学校里的六一演出从来没打动我
长大了些之后 却在不属于自己的节日里使劲儿蹦跶
也许还会感叹一句 真是羡慕你们这个年纪
初一的我在干嘛呢
什么也不懂就傻傻地这么过着
可是你们的初一却比谁都灿烂
没有大红大紫 没有默默无闻
年轻而懵懂 炙热而灿烂

即便有一天你们会长大
即使没人知道未来在哪
回望的时候 我愿你们感激多余遗憾
愿你们永远是孩子 永远年轻灿烂

74岁的科恩重回舞台,在欧洲巡回演唱时,他说:
“我上次在这里,是14年前,那时我60岁,只是个怀抱疯狂梦想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12-13》

下次更新可能要六月中旬了

因为要准备高考了

学习使我快乐


====


12

张真源在病房门口犹豫了很久,最终一咬牙一闭眼,终究是开了门进去了。

当事人严浩翔正在B站看动漫,笑声惊天动地。

他仿佛什么事都不知道。

张真源坐在了床边,瞪大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,内心慌乱地组织语言。

“哈哈哈你来了啊,我跟你说这个新番超好看吧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!”严浩翔痛快地笑着,露出一排小白牙。

张真源不敢看他,撇过头看窗外,开口道:“严浩翔,我有点事儿得跟你说。”

他却仿佛没听见,自顾自说:“诶我跟你讲这个主角,特别厉害,白天是高中生,晚上就成了神偷,谁都没想到东西是他偷的。”

“新闻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11》

11


这三天以来,贺峻霖不是真的只会熬汤而已。


三天前。

凌晨十二点,贺俊秀堪堪醒来,听见客厅里有动静,循声而去。

肝阴阳师肝到忘我的黄其淋窝在沙发里,沉浸在游戏中,黑暗的客厅里只有手机屏幕发出的光芒,他带着耳机,听不见走向自己的脚步声。

“喂。”贺俊秀踢了他一脚,“你怎么在我家?”

“卧槽ヾ(。`Д´。)!!”黄其淋吓得手机都掉地上了,耳机被顺带着硬生生地从耳边扯走,他捂着耳朵,吓到质壁分离。

看清了来人,黄其淋操起身后的枕头就砸过去:“你这小子怎么还这样呢!大半夜不知道开灯吗?!”

贺俊秀歪着头,嘲笑他的胆小:“我在晚上反而看得更清楚。”

黄其淋捡起手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10》


“我再问你一遍,昨天晚上十一点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黄宇航怒目而视,手上的文件被猛地砸在了桌上,狭小密封的审讯室里发出巨大的响声。

贺峻霖侧过脸去,看向空白的墙壁,神色麻木,不知第多少次重复那同一句话:

“在我的律师来之前,我有权利保持沉默。”

四个小时前。

贺峻霖是被一个小护士推醒的。

小护士皱着眉头同情地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?你的伤口不用清理吗?”

意识尚未清醒的他低下头去,才发现自己的小腿上早已是一大片血渍,血肉模糊,伤口看起来十分可怖。

痛感通过迟钝的反射弧传递至大脑神经,贺峻霖的茫然多过震惊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小护士。

小护士只以为他在迟疑,好心劝道:“他的手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09》

09


严浩翔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,安安静静听他唱歌。

此刻的贺峻霖很是不同。他白日里总是掩盖了喜怒哀乐,对任何事情都是淡淡,唯有在自己面前,才会摘下面具。而舞台上的他,张扬随性、锋芒毕露,用歌声操纵人的神经、主宰人的情绪。他唱世人爱恨、痴男怨女,唱得那样缠绵,却又冷眼旁观,好像他自己是个无爱无恨的人。

严浩翔坐在舞台侧面,位置隐蔽,视野却不大好。从他的角度,只能看见贺峻霖的侧面。

镁光灯笼罩着他,像是蒙上了一层耀眼的薄纱,长睫毛的影子映衬着越发白净的肌肤。而他侧颜的轮廓,被清晰地勾勒又加粗。和严浩翔记忆里的那个模样,又一点一点重合。

实在是太像了。

岁月重刷记忆,他短暂的一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08》

08

Tina女士克制住自己,不去朝眼前那两人看去。

她今天很早就起床买食材、做饭,小巧而精致的寿司是她的拿手菜,再熬了一碗汤,为了趁热,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,打开门时,看见的贺老师竟然顶着鸡窝头,衣服也皱皱巴巴的。要知道,他从前即便一个人在家,也必然把自己收拾地妥妥帖帖。

更糟糕的是,贺老师家里竟然多了一位她不认识的男人,穿着贺老师的衣服、用着贺老师的毛巾,甚至——吃着她给贺老师做的饭。

餐桌对面,贺峻霖和严浩翔两个人并肩坐着,贺峻霖自己倒不怎么吃,只是不停地给严浩翔夹菜。

“尝尝这个。”贺峻霖歪着脑袋,目光一直锁定在严浩翔身上,而吃得狼吞虎咽的某人头也不回一下,一心只有食物。

Tina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07》

TINA女士登场。

==

07


贺峻霖不大开心。

他歪着脑袋看着被自己壁咚的人,对方只是垂着头,没有任何表示。

亲也亲过了,再进一步的话,即使自己豁得出去,白天的那位知道了也得暴走吧。恶作剧什么的,到这个地步也差不多了。

他困意十足,十分没有同情心地撇下了严浩翔留在玄关处,自己一个人回卧室睡觉去。

真没劲啊。


被斥为无聊的当事人严浩翔,却依旧陷在懵逼状态。

他脑子里现在循环滚动着几句话——自己被掰弯了,始作俑者是贺峻霖。

他捂着脸慢慢从门上滑坐在了地上,眼前依旧是一团乌黑没什么可看的,严重焦点模糊,涣散出了两张思慕的脸——白日里笑得温润的贺峻...

《【翔霖/热血警察×精分教授】斯文败类 06》

总算赶上了今天
抓住情人节尾巴发个糖吧
剧透一下贺老师的精分身份吧 这样后半段就比较好理解了
祝小姐姐们节日快乐哩

=====

06

贺峻霖说:“严浩翔,我们以后,就是朋友了。”

而天然呆的严警官根本没想那么多,立马点了点头:“那当然了,咱俩这革命友情必须没话讲啊。”他转过头,指着前方说:“贺峻霖你看那边,那鱼也太大了!就买那个清蒸红烧了吧!”

打了一肚子小九九结果被对方完全忽视的贺峻霖有些无奈,任由对方拽着自己往前跑,连声应道“好好好”。

严浩翔三步并两步跑向鱼摊,贺峻霖拉都拉不住。

“你急什么,能不能慢点?”

“哎呀你腿那么长能不能快点?”

“不是,你……”

“闭上嘴,迈开腿...

《【翔霖/警察×教授】斯文败类 05》

05

回到警局的时候,严浩翔又挨批了,原因自然是因为自己迟到了。

他抓了抓后脑勺,知道如果没有贺峻霖开车送自己来,自己还得被骂得更惨。

黄宇航训了他一顿后,嗓子都干了。刚才还低着头认错的小严同志立马狗腿地端上一杯茶孝敬他老人家。

黄宇航喝了口茶,紧绷的神色还是没有缓和:“别以为我喝了你茶就会饶了你,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案子也没完结,犯人很有可能再次作案,你什么时候能让我不操心?”

另一边丁程鑫抱着资料走过来了,看着黄宇航手里的茶杯疑惑:“黄队,你干嘛用我的杯子?”

“严!浩!翔!”黄宇航气得脸都发红了。

丁程鑫把严浩翔挡在了身后,将手中的资料砸黄宇航身上,劝道:“你们哥俩别闹了。快...

《【翔霖/警官×教授】斯文败类 04》

新年快乐~


----------


04

贺峻霖揉了揉眼睛,确定自己没看错。

身旁这个人,占了他半个枕头,头发乱成了鸡窝,偏偏还嘴角带笑,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。

是严浩翔无疑了。

他平时清醒的时候,像一只随时会炸毛的猫咪,走到哪儿都竖着猫,假装那是他借此保护自己的刺。现在睡着了,安静下来,终于怎么摸都是顺毛了。突然就比谁都乖了。

他还真是……

和以前一样。

贺峻霖认命了。伸手拿过床头的手机,滑动了很久才放下来,无奈地扶额、起床。

洗漱完了之后,严浩翔依旧睡得很香,甚至把另外半边床也给占领了,整个人像一个鸡蛋饼一样,越摊越大,一点都不认生。

贺峻霖摇了摇头,随手拿起一条...

《【翔霖/警官×教授】斯文败类 03》

为什么要当警察?

严浩翔也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。

他从小有股热血和正义。小学的时候被高年级的人抢足球场,他是唯一一个不服气要去干架的,结果自然是被打得鼻青脸肿;高中的时候看见街头混混收保护费,路见不平一声吼,结果一棒子砸脑袋上差点脑震荡。

后来考了警校,简直天经地义。

不,他还忘记了一件事。一个契机,促使他义无反顾想要当警察,想要……赎罪。

他从没忘记,也不敢记起。


严浩翔挫败地回到警局。

黄宇航抱着一堆资料走过来了,问:“跟了一下午,有没有什么收获?”

“没有。这个人简直滴水不漏。”他伸手可劲儿挠头发。

“都说了办案得靠证据。得了,你也别傻坐着了,马上要开会...

《【翔霖/警官×教授】斯文败类 02》

贺峻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。幸运的是自己当天上午并没有课。

他来到洗手间,脱下了昨晚的衣服,犹豫了几秒,决定直接扔进垃圾桶。

这衣服丑死了,真不知道是什么眼光。

他打开水龙头,用冷水刺激着自己的神经,直到确定自己已经完全清醒过来。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冷水打湿了刘海乱糟糟地粘在额头,脸色有些许苍白,目光介于冷淡和温和之间飘忽不定。

他有些不太确定,现在这个人是不是自己。


贺峻霖很快收拾好了心情,换上了正装继续自己的讲师职责。

他当年是N大的学生,后来留校当了老师,主教中西方音乐史。原本真正打算选修这门课的人并不多,但是为了这位老师的美颜而来的姑娘们倒是有不...

《【翔霖/警官×教授】斯文败类 01》

头疼欲裂。

贺峻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又揉了揉后脑勺,脑袋里仿佛有几个巨型音箱在不停地轰炸,昨夜喧闹的印象依稀残留,却又不像是自己的记忆。

“喂,醒醒,醒醒。”

眼睛艰难地睁开了一条缝隙,模糊的世界里渐渐显现出一张脸。

陌生的脸,但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下子就勾住了人的注意力,明明样貌还很青涩,却瞪大了眼睛想要威慑住人,好像一只小白兔秀出了牙齿,恶狠狠地装作自己是老虎,莫名地更加可爱,想伸手揉一揉他的脑袋。

眼前的人刘海软趴趴地伏在额前,穿了一身……穿了一身警服?

贺峻霖一下子清醒了。

眼前的这位警察瞪着他,企图用眼神镇住人。他问:“说你呢,醒了没有?”

贺峻霖点点头。醒是醒了,不...

© 返景入深林/Powered by LOFTER